决定与安排

发布时间 2019-03-07

在作文运思时,最主要而且最艰巨的工作不在搜查材料,而在有了材料之后,将它们加以取舍与支配,这就等于说,给它们一个完整有性命的情势。资料只是生糙的钢铁,取舍与安排才显出艺术的锤炼刻画。就生糙的材料说,世间可想到可说出的话在大体上都已经有从前人想过说过;然而后来人却不能因此就不去想不去说,因为每个人有他的特别的生活情境与教训,所想所说的虽大体上仍是那样的话,而想与说的方式却各不相同。变迁了形式,就变迁了内容。所以他所想所说只管在名义上是老生常谈,而实际上却能够是一种新鲜的作品,假如抉择与部署给了它一个新的形式,新的生命。“袅袅兮秋风,洞庭波兮木叶下”,在大体上和“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”表现同样的情致,而各有各的佳妙处,所以咱们不能说后者对前者是重复或是抄袭。莎士比亚写过夏洛克当前,很多作家接着写过同样典型的守财奴(莫里哀的阿尔巴贡跟巴尔扎克的葛朗台是著例),也还是一样入情入理。材料只管大抵雷同,每个作家有他的不同的筛选与安排,这就是说,有他的独到的艺术手腕,所以仍可以有他的特殊的艺术成就。

最好的文章,像英国小说家斯威夫特所说的,须用“最好的字句在最好的档次”。找最好的字句要靠决定,找最好的品位要靠安排。切实这两桩工作在人生各方面都很重要,破身处世到处都用得着,所有成功和失败的枢纽都在此。在战役中我常留心用兵,觉得它跟作文的诀窍完全相同。善将兵的人都知道兵在精不在多。精兵一人可以抵得良多人用,疲癃残疾的和不训练、不纪律的兵愈多愈不易调动,反而成为累赘或妨碍。一篇文章中每一个意思或字句就是一个兵,你在调用之前,须加一番检阅,不能作战的,须一律淘汰,只留下精锐,让他们各站各的岗位,各发挥各的效率。排定岗位就是摆阵势,在文章上叫作“布局”。在调兵布阵时,步、骑、炮、工、辎须有接洽照顾,将、校、尉、士、卒须循序渐进,全战线的中坚与侧翼,前锋与后备,尤须语无伦次。虽是精锐,如果摆布不周密,纪律不严明,那也就成为乌合之众,打不来胜仗。文章的布局也就是一种阵势,每一段就是一个队伍,摆在最得力的地位才干够发生最大的效用。(朱光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