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场战役以3000对1万,本来必败,谁知使巧计,取

发布时间 2019-03-03

第二天,北魏军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功宴,主帅傅永受到了所有士兵的一致夸赞……

南齐军退到淮河边时,傻眼了,河里密密麻麻,全都是“瓢火把”,比原来的多出数倍。本来傅永摸透了南齐军的战术,暗暗派人在淮河里又增添了良多“瓢火炬”,这一来可把南齐军搞懵了:虚实难辨哪!

南北朝是我国历史上比拟混乱的一段年代,通常情况是,中原地区多少个政权,彼此攻伐,战火始终。

傅永的料想没错,南齐兵果然采取的是深夜渡河的作战方针。事实上南齐将领鲁康祚早就暗暗派人摸透了淮河水性,在水浅的地方每隔多少步就放一个葫芦做的瓢,瓢里盛有火油,点燃做成火把,浮在水面上。南齐大队士兵就沿着“瓢火把”支使的水浅区,很快就淌水过了河。

鲁康祚赶紧命令部队后撤,但为时已晚,突然一声炮响,杀声四起,北魏伏兵四下齐出,砍瓜切菜般的杀将起来。南齐士兵错不迭防,慌成一团,那还有半点战斗力?全都争先恐后地朝来路退却,只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。

公元497 年,南朝齐明帝命鲁康祚、赵公政为将,率1万大军北上,进攻北魏重镇太仓口。面对强敌压境,北魏也不甘逞强,豫州刺史王肃命长史傅永带领3000精兵,出战抗敌。双方以淮河为界,拉开阵势,只等机遇成熟,渡河作战。

南齐军发动进攻,众人大喊着冲进北魏军营,却发现里面静悄悄的,一个人影都无……很明显,北魏军早有防备。

战前,傅永隔河眺望南齐军队,不禁陷入了沉思:以3千对1万,这仗不能硬拼,有什么破敌妙计呢?切实双方以前也交手过多次,对彼此的战术还是比较熟悉的,难道南齐军又会像平凡一样,深夜渡河偷袭?想到这里,一个破敌盘算逐渐在脑海里生根发芽,逐步成熟起来:我何不如斯如此,将计就计呢?傅永心想。

这时候追兵已至,哪里还有时间仔细分辨虚实?很多人冒险渡河,淹死了好几千。成果然正的战役仅仅只打了一个时刻:赵公政骑着战马陷入污泥出不来,被北魏兵活捉了;鲁康祚冒险淌河,连人带马掉进了深水区,淹死了,余人去世的逝世,伤的伤,南齐军大败。